律师之道

更新时间:2016-12-16 16:30:45 点击次数:1116次


李秋生律师

最近律师圈转发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两份裁定书其中一份《裁定书》写道:但在本案中,有两位律师作为代理人的某某公司,却在两审过程中一再请求将本案移送至无管辖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举令人费解。同时,上诉人的行为不仅增加了对方当事人的诉累,而且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还有可能伤及社会公共利益,故本院希望类似行为,在今后的诉讼中不再发生。”另一份《裁定书》写道根据法律规定提出管辖权异议,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合法诉讼权利,应予保障。但当事人在行使诉讼权利的同时,应体现出对法律的敬畏和对司法的尊重。……。而被告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作为执业律师,在为当事人提供专业法律服务时,本应尊重法律规定,恪守职业道德,在本案中却未体现出职业律师应具备的最基本的敬业精神和专业素养,在诉讼中应予以避免”应该说,主审法官通过《裁定书》的形式,对律师的代理行为提出了原则性的要求——“敬畏法律、尊重司法”。就本人的执业经历而言,法官以这种方式对律师的代理行为进行评价的确是比较少见的。我无法猜测代理上述两案件的同行在收到这样的《裁定书》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态,但这样的《裁定书》一出,还是值得律师同行思考的。

对于某一问题,因看问题的角度和高度不同,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认识。对于法律规定,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理解。这是律师之所以能在同一案件中针锋相对的进行辩论的逻辑基础。然而,并非所有的法律问题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就如前文所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关于商标权的管辖权问题法律赋予当事人管辖权异议的权利行使该权利的前提是当事人认为法院管辖错误这种认为来源于对法律规定的不同理解。既然法律将北京市辖区的知识产权案件统一规定为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管辖权问题就不会因对法律存在不同理解而产生。“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常被解读为“律师以维护当事人权益为天职”。暂且不论这样解读是否全面和准确,确定无疑的是,“当事人权益”应当是法律赋予的权益,而不应是当事人自己想象中的权益。作为代理律师,首要的工作便是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进行全面、客观的分析,将当事人自己想象中的权益引导到法律规定的权益轨道上来,使二者形成对接。我想,这应该是衡量律师执业水平是否高超的标尺之一。

还有一种情形是,当事人并不完全清楚自己的法律权益,律师出于某种目的,迎合当事人不当要求,有时夸大甚至虚设当事人的“权益”。如果题述管辖权异议是代理律师提出的,代理律师的行为就属于这种情形。本人丝毫没有攻击题述案例两位同行的意思,在律师界,这样的行为时不时的会被美其名曰“诉讼技巧”。代理案件的确是一项非常有技巧的工作,从诉讼时间的选择、诉讼请求的确定、证据的取舍与出示顺序,都需要律师绞尽脑汁。律师在案件中所展现的诉讼技巧,来源于律师对事实与法律的精确把握,不应理解为故意歪曲事实与曲解法律。否则,律师所担负的“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这一社会责任就无从实现。

为更好的推进法治建设进程,法官、检察官、律师之间的交流与相互监督有可能会以更多的形式出现。就如同律师会在《上诉状》中使用“错误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一样,法官也可能在法律文书中对律师的代理观点、代理行为(特别是在法庭上展现的)进行描述与评判,就如同题述《裁定书》所展现的。我想,这样做至少能让社会公众更好的认识律师的责任,督促律师不断提高自己的职业素养。律师,应该有宽广的胸襟接纳来自法院对自己不当代理行为的劝诫。